四川论坛-泸州论坛-泸州吃喝玩乐-川南社区-泸州社区-泸州九橙社

服务热线:0830-8919556

商务合作:13402842792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14|回复: 0

穿过那一声叹息·刘慧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7 11:3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深情望了你一眼,半生光阴,已是逝水东流。

1.jpg

穿过那一声叹息
  轻轻指一指太阳,半年光阴,从指缝簌簌撒落。

一种疼,慢慢扩散,预言,像被闪电击中。深情望了你一眼,半生光阴,已是逝水东流。

心,穿越高低起伏的憧憬,在酸甜苦辣处,婉转。隔岸的你,留一个亘古背影,镶嵌在岁月深处。你曾采用不倦的辞赋,高举灵魂之旗,踟蹰向远方徘徊。

试图穿越冷冷的观念,穿越那声忧郁叹息。

只是,历史已经成为历史,回归的路线已经荒芜。

最初,是那几缕不紧不慢的雨丝,纠缠你顺流而来,在蔷薇羞涩的一刹那,岁月开出生命的惊喜。

那忧郁的叹息,来自毁灭性的乖戾,今夜,我端坐忧伤末梢,是迂回,还是冲锋,正举棋不定。

最后,我决定伺机谋反,以最快的速度,在最短的时间里穿越忧郁,直扑芳菲。


2.jpg

点化前景

  以昂首的姿势,承接泪。
  用狂笑点化那团阴谋。心境逐渐唯美。
  晨曦,断然不服从夜的安排,以鄙视的眼神,击退鬼魅。
  那场心灵厮杀,轰鸣不亚于战场,血腥不亚于刀戟。
  植物纷纷醉倒,相互碰撞。鸟雀混混噩噩,找不到天空。死亡一遍遍蜂拥而上,大地,一遍遍苍茫。
  尊严倒塌,一切面目全非。
  那夜,管弦骤然无语,一个微不足道的符号,弄浑一河清水。
  乾坤,魏然不动,等清秀的江山,来点化前景。

3.jpg

升帆作为纪念

盛夏在蝉鸣中醒来,马路百般焦躁。蝴蝶艰难地舞蹈。

风吹开比纸更薄的情,而后匆匆赶路。

花海五颜六色,映衬从一而终的执着,痴情不改。

窗外骄阳如火,田野里秧苗欲哭无泪。

一只鸟手搭凉棚,遥望尊严,在六月悄悄流失。

我在一片云下,遥望不同路上你来或去的剪影,仿佛已是前世。

是留还是去?是贴近还是远离?我仅有的颜料,描不圆那个问号。   

涉过千山万水,甜蜜,一路窈窕。想像过于庞大,我羞涩的灵魂,在六月霜叶下流汗。

折断双翼,干脆留下。把风景看穿。

于是,混乱的脑海,小心翼翼地重组信念,生怕此时一声叹息,扰乱一丛诺言

翻江倒海之后,从万里之遥回归起点,不哭也不笑,给明日升起帆。               

4.jpg

苍  凉

  匆匆地行走,却催不急,迟疑的脚步。
  尽管,明天还远,而此刻,心,已经开始缤纷。
  中午倒映出壮美夕阳,太阳出现在子夜中天。
  露珠私语,冷石起舞。夜莺的歌,一遍遍在夜色中悠扬。
  我拂开面前柳枝,将酸甜苦辣的心境捡起,准备上路。
  足下是缤纷四季,路上人潮如海。长发掠过一桩桩心事,掠过田野和树林,在一个名字上纠结。
  心境还是苍凉。一次次离别,一次次生死,一次次结束,又一次次开始。
  风景枝头,悬挂杲实也悬挂虚无,我也枝头漂摇。你一遍遍从树下经过,既不摇头也不点头。
  潮汐涨了又退,神色疲惫,不知路在何方。
  山峦冷静,山谷疯狂,行走的果实渐渐鲜明。我却越走越迷茫。
  月色兀立不动,你的神情感染我所有旅途岁月。
  我知道,生命的蓝湖从未干涸,只等鸿雁飞过。
  明天总会到来,一切就绪,我无暇细数遗憾的时光。
  明天,风还会轻轻吹来,结局依旧,那枚干瘪的果实,在期待中,又悄悄复活。      

5.jpg

等……

  等。是坚强的驻守。是灵魂在远足,也是放纵。
  一秒,是一个世纪。一分多长?一年多长?世上有否比等,更长的山脉?
  当然,等你的心情是柔软的河流。
  等,或许是一场战争。万马奔腾,硝烟四起。充满野性,也充满静谧。
  等,是一场债务。是永远无法两讫的不等式。
  没有秤可以称出等的重量,没有尺寸可以衡量等的心情。
  如果把等的心情,全面铺开,江山会更加高大,江河,又重新灿美一层。
  等,是甜的,也是苦的。人生,沒有两次相同的等。         
  此时,我正等你。
  把大好的阳光留住,把最好的时节留住。让山川河流停止,让植物满眼含笑,百灵歌咏。
  我在潜意识里等。等你,在大大小小的路口。张开美的经纬。
  等,最终成为一次较量。
  时间纷纷倒下,白发飘满山谷,纵使天崩地裂,也要完美这场分量千金的等。     
  当一种期待开花结果,那颗干瘪的种子,已经先于你奏响了春之声。   

6.jpg

用孤独的颜色画一个读书人

今夜,时间是孤独的。夜色,在覆盖世间所有的孤独之后。更加孤独。

逝水东流处,一个人背依红尘,在埋头苦读。

刃,离开剑。锋利,四处游荡。影子,离开身体,去千里之外,寻找家园。

相识的时候,不曾懂得离别的滋味。不曾预料,有一天,心,也会飘零。冰冷的感觉,会不会还有乍暖的劫后余生?

目光越过管弦,美妙的语言,盛开在一朵花上,晶莹在一场蓝梦。

此刻,借孤独的颜色,画一个灯下读书人。画一段红尘往事,在彼此的夜,铭心刻骨。

文字是海里的尘沙,聚精会神的双手,掀开层层浪花,让心,在波浪中入静 。

思念如白云翻卷,将乱麻般的心绪,由高到低垒砌起来。等着风来破译。

读书人的背影,映在字里行间。思绪却打马去了远方,追赶落日。历史枝叶,将喧嚣和苍凉,都铺陈得像一望无际的田野,读书人一如既往地沉稳,又一如既往地不知所措。

读书人仰望着山,大山仰望着读书人。

相互仰望,又相互纠缠,只为守候那一片坚贞。

今夜的读书人,成为绝世风景。


7.jpg
【作者简介】刘慧娟,江苏省新沂人。现居上海。作品散见《诗刊》《星星》《中国诗人》《新华日报》《诗歌月刊》《中国诗人》《诗潮》《散文诗》《作家报》《散文诗世界》等。作品收入《中国新诗》《中外新诗名句集萃》《新诗绝句》《英汉诗歌大辞典》多种版本的优秀诗歌年度选本。著有诗集《无弦琴》和散文诗集《白云的那一边》等,作品多次获奖。
九橙社,让城市更有人情味,让生活更精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亲爱的,赶快加入我们吧!
X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川公网安备 5105020200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