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千万别去莆田系医院!泸州九龙男科医院是不是莆田系医院?

2021-4-23 09:58| 发布者:泸州九橙社| 查看:1861| 评论:0|原作者:胡月鹏|来自:好大夫在线

摘要:  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副会长黄卫东认为,历史的因素给中国男科学的发展带来三方面的影响: 一是顶层设计缺位。在公立医院里无法单独设科,不利于患者就医。公立医院男科数量太少。目前全国1500多家三甲医院 ...
  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副会长黄卫东认为,历史的因素给中国男科学的发展带来三方面的影响: 一是顶层设计缺位。在公立医院里无法单独设科,不利于患者就医。公立医院男科数量太少。目前全国1500多家三甲医院中,独立设置男科的不到50家。二是人才培养受阻。在教育体系里,想做男科领域的科研,因不是一个独立学科,所以无法立项,也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博士生导师、硕士生导师。三是上述情况给莆田系民营男科钻空子提供了有利条件。这类医院不仅砸了自己的牌子,也砸了整个民营医院的牌子。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男科主任、中华医学会男科分会主任委员姜辉长期从事男科治疗,他在招收研究生、申请研究课题时,必须在泌尿外科和妇科系统下展开工作。不过在他看来,目前,国内正规医院男科的地位有所改善。“现在好多了,开设男科起码不违法、不违规。医院确实需要男科。在医院里,好多其他科室也不是独立学科,比如,生殖医学中心也不是,但目前照样干得很火。你做得正规,做出水平和规模,自然会良性发展,医院也会支持。”

  但是,和北医三院这样全国知名的大医院相比,基层医院的情况就不乐观了。据姜辉介绍,目前基层公立医院基本上没有男科,也没有专职的男科大夫。患者去就诊时,只能由泌尿外科医生接诊,如果应付不来,就转走。而且,目前国内的男科治疗基本都走不了公费医疗。“民营男科医院为什么那么火?它们怎么就没有普外科、消化科?既然公立医院的男科发展不起来,患者自然就往民营医院跑。”

  的确,民营医院早就看准了男科巨大的市场需求。大约进入2000年以来,国内民营医院的男科、妇科、整形美容科遍地开花,街头巷尾、电视报纸铺天盖地都是这些专科的宣传。

  从2003年左右开始,莆田系医院更是将触角伸向互联网,尤其是和百度合作,通过竞价排名来抢占搜索页面,成为贻害不浅、令人诟病的现象并且久未解决。业内人士认为,男科是莆田系最热衷的专科之一。

  据交银国际发表的研究报告估算,2015年,莆田系为百度贡献约96亿元收入,占百度搜索收入的17%。2016年1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报道,北京某民营医院每月向百度支付的推广费用就有数百万元,北京某男科医院甚至高达8000万元,每月可带来1000多名患者,占一家医院年到诊量的30% ~ 40%。

  2016年魏则西事件后,百度曾公开承诺在同年5月31日之前做好全面审查医疗类商业推广服务;对于商业推广结果,改变过去以价格为主的排序机制,改为以信誉度为主、价格为辅的排序机制等整改措施。

  但是,民营医院尤其是男科医院至今仍被怀疑与百度间关系暧昧。在百度上随意点击阳痿、早泄、前列腺炎等男科病名,前几条都会出现搜索者所在城市民营男科医院的隐性广告。例如,在《为什么勃不起来?看了你就明白》等看起来像科普文章的网页下方都带有“广告”二字,点开这类标题便可直接进入当地民营男科医院官网。

  虽然魏则西死亡事件曾经掀起大众对莆田系医疗欺诈的强力声讨,然而从民营男科医院运作的现状来看,各级卫计委等相关部门并没有解决对民营医疗机构有效监管的问题。

  姜辉说,“民营医院缺乏监管,开医院的都是些财团,只想挣钱。”同时,男科疾病由于没有相关的收费标准,民营男科医院有自主定价系统,时常出现坑人现象。他列出了民营男科医院的“七宗罪”——出租承包科室、违反规定设置诊疗科目、违法发布医疗广告、冒用专家名声及夸大疗效、非法过度医疗、无资质行医、超范围行医。

  同时,商学军也承认,公立医院由于男科少,且集中在大医院,所以本身队伍不够壮大的男科大夫不可能在一个病人身上花费太长时间。但民营医院出于纯粹商业经营的目的,要求医生对病人态度好,有耐心。

  “患者至上、绿色医疗、人文服务”,如果你在网上搜索男科医院,这类口号几乎可见于所有民营男科医院的页面中。而且,民营医院尤其重视服务态度和就医环境,而这正好击中男科患者的心理需求。

  人们对与生殖系统、性相关的疾病都羞于启齿,而男科疾病诸如性功能障碍、男性不育又关乎患者自尊,因此,医患之间的沟通更显得尤为重要。商学军说,“公立医院给病人做检查肯定是有针对性的,但是,跟患者沟通时间少,会让病人感觉医生太草率。”相比之下,民营医院打出的“人文服务”之类的招牌对病人就格外有吸引力。

  在现实中,民营男科医院与主流男科学界也并非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例如,让公立医院男科医生“挂名”、邀请知名男科专家来撑门面就是民营医院常用的手段。

  查阅资料不难发现,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男科病防治中心主任郭应禄,以及被冠以“中国性学第一人”“性学大师”等名号的性学家马晓年在全国各地民营男科医院的“出镜率”就很高。据报道,马晓年担任烟台京城男科医院首席顾问,他还曾“莅临济南九龙医院泌尿专科参观指导工作”。

  而郭应禄的照片被当做招牌挂在很多民营男科医院里。他曾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男科医院不挂我相片的是少数,挂相片的是多数。”郭应禄说,“中国工程院、北京大学都找过我,组织上以为我真的在外面开医院了呢。

  我偶尔去一个地方推广一个技术,就被宣传成那里的顾问了。”

  北京男科学界的一位专家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这些民营医院请一些权威专家、卫生系统退休官员等去装点门面,是他们早期发展惯用的伎俩。

  “过去,这些老同志也愿意去,他们觉得去了可以扶持一下,不管公立私立都是男科队伍。此外,也不可否认,相比公立医院,民营医院给的钱要多很多。但是很多人去了没几次,就发现变味了。”

  这位专家认为,这些年,莆田系等医院确实败坏了民营医院的口碑,但一些公立医院也难辞其咎。不能为了追逐利益,而跟他们合作,把一些科室承包给他们。这方面还要加强监管力度。

  实际上,出于复杂的动机,民营男科医院总是想尽各种办法与正规的男科学界保持紧密联系。就在10月中旬举行的第18次全国男科学学术会议上,有莆田系背景的济南九龙医院院长陈尚国还在会上发布了《2017男性健康状况白皮书》。

  从公立医院男科临床数据来看,国内男科患者就医需求越来越大。以北医三院为例,2016年上半年男科的门诊量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5.23%;2015年全年门诊量达到12万人次,而2012年只有8万。2016上半年,这家医院的男科手术有1244台,与前一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4%。

  作为新兴学科,目前国内男科专业医生的数量仅有3000人左右。为了推动男科学的发展,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也在不断努力,多次呼吁发展男科专科,但是,国家卫计委等部门迄今对此仍未做出回应。姜辉解释说,新增一个专科并不那么简单,“卫计委管诊疗科目,教育部管学科,这个过程比较复杂。”

  由此看来,对于民营医院老板来说,继续“玩儿转”男科医院,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也许仍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然而,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这个隐秘而脆弱的患者群体应该由谁来保护?
温馨提示:
1、在论坛里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2、论坛的所有内容都不保证其准确性,有效性,时间性。阅读本站内容因误导等因素而造成的损失本站不承担连带责任。
3、当政府机关依照法定程序要求披露信息时,论坛均得免责。
4、若因线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范围的故障导致暂停服务期间造成的一切不便与损失,论坛不负任何责任。
5、注册会员通过任何手段和方法针对论坛进行破坏,我们有权对其行为作出处理。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责任的权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四川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泸州市公安局网监备案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