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论坛-泸州论坛-泸州吃喝玩乐-川南社区-泸州社区-泸州九橙社

服务热线:0830-8919556

商务合作:19808282791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26|回复: 0

[社会热点] 惊爆!宜宾高县可久修建河堤黑幕

[复制链接]

24

主题

46

帖子

21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12
发表于 2018-8-9 17: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国家拿出的2000多万防洪资金,修建高县可久镇二甲河中段河堤,不是无偿占用农村集体的土地,“高兴之县”的可久人民为何怨声载道?现以高县可久镇龙口村联合组两份《可久镇二夹河防洪治理一事一议工程项目占地补偿花名册》(下称花名册,祥见附件)为例,揭开高县可久黑幕一角。
联合组2017年12月23、31两日分别张榜的花名册占地,属于可久二甲河下河坝(猪市坝+农贸市场外河边滩地)和中坝联合组部分。显示共占集体所有土地18.27亩,应补偿759,666.60元人民币,没有包括可久镇政府克扣的3.30亩计137,214元集体的土地。头份花名册上14户村民占地11.25亩,获补偿467,775.00元;联合组7.02亩,34户集体分配291,891.60元。我们姑且认定他们单方面勘丈和公布的21.57亩占地面积与41,580元/亩的土地补偿标准,看似没毛病,问题就出在这儿。
1、2017年12月23日公布的花名册上的14户村民占地11.25亩,联合组长何世明5兄弟就占了5.68亩,获利236,174.40元,其中何世明个人57,796.20元;乡绅卢孝书3兄妹摊2.46亩,获利102,286.80元,卢孝书个人1.08亩得44,906.40元;桂安全、桂安强2兄弟占1.49亩,获61,954.20元。所谓的14家占地户,何、卢、桂三姓家族就占了11户计9.63亩,共获利400,415.20元。
这11.25亩集体所有性质的土地,绝大部分属联合组集体的未利用地。2017年9月勘丈时,何世明胞弟何世义个人占猪市坝集体未利用地6.40亩,卢孝书占地2.46亩,群众意见大了,他们才改变“策略”——何世明将何世义名下6.40亩送与镇政府3.30亩,余下3.10亩3兄弟瓜分,他和其兄何世元(已故)“转战”中坝头(中坝头联合组部分原系10户人责任地,今被何世明、何世元兄弟及桂安全、王宗培4户瓜分);卢孝书为避嫌,也将自个儿2.46亩改由3兄妹分摊。表面看,何世义和卢孝书亩数(补偿金额)少下来了,实际换汤不换药,只是分享“红利”从2人变成8人,其他村民并未享受到集体的土地的利益果实。
该他们享受的,再多也无可厚非。关键是他们占的是联合组集体的土地啊!这算不算是侵占集体利益呢?这里说的“集体的土地”,是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没有发包给村民的土地。(发没发包,看看2004普发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不就结了。)
2、2017年12月31日公布的花名册是对12月23日张榜花名册上“联合组”7.02亩部分的细化。所谓联合组的7.02亩,是联合组在农村土地刚下放时划给村民(当时叫社员)的苕木地,因属河边滩头,受自然条件限制,生产没有保障,故在2004年颁证时没有纳入农村土地承包经营范畴,但是性质属于村民承包责任地。所以,应补偿的291,891.60元,由当时按户数获得土地的农户平分,并没有什么不妥。问题是,联合组长何世明大嘴老鸹在此又吃了3份,多占了两份计17,164.224元,卢孝书多吃了1份计8582.112元(划地时只有卢父朝才1份,现在他有弟也有)。
按道理说,7.02亩已经按户数分划到户的土地,在有的农户死亡,他的其它责任地早已打乱重划了的前提下,其河边滩头河堤占地理应由该地段现有农户共享,而不是由干部攫夺。同样,占地户农转非多年,原属其责任地的河堤占地一样该由此地段现有农户共享,不应成为干部侵占集体利益的站队的诱饵。也就是说,联合组已分划到户的农贸市场外河边责任地7.02亩,除去无直接继承人的已故农户和已农转非农户及挤占的农户只有24户,补偿的291,891.60元理应由现有经营权利和义务的24户共享,而不是34户分摊。
何世明为了在侵占集体利益上有更多的话语权,当初划地时只有一份的,现在认为是他的人就多给一份,这一份就是8000多元啊!早就办了农转非的占地户,何世明认为是跟他站队的就保留,不是他阵营的就免谈,这是什么政策?一个小小的村民组长你怎么不上天呢!
3、在可久二甲河中段河堤建设中,联合组长何世明个人就得人民币83,552.70元,乡绅卢孝书得53488.512元(明面上)。他们兄弟伙都是几万几万的,按户数划土地的其他村民怎么就只有8582元呢?这是什么事啊?还有几户村民一分不得,公平吗?就算这世界没有公平,也不能如此埋汰老百姓啊!
小小的村民组长就敢这么胆大妄为?群众的呼声为嘛无人搭理?上告到县上近3个月了如泥牛入海,两次反映到驻川的十九届中央第四巡视组,反馈下来地方就是无动于衷。这正常吗?不正常!用蔡明的话说:为什么呢?因为主管河堤建设的可久常务副镇长王万均同志手眼通天!
修建河堤本是功在当下,利在百年的好事、善事,人民群众无不欢欣鼓舞,拍手称快。结果却是,一场政治扒手操控的农村基层干部和乡绅恶霸巧取豪夺的游戏,无情地击垮了可久老百姓的“中国梦”!
0.jpg 1.jpg 2.jpg 3.jpg
                                      
2018年4月9日


九橙社,让城市更有人情味、生活更精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亲爱的,赶快加入我们吧!
X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川公网安备 51050202000285号